全国服务热线:400-189-9988

欢迎访问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官网!

螺蛳粉中国留学生海外硬通货-【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2-08-15 05:53:14 来源:ladbrokes指数 作者:ladbrokes推荐

  这段时间,坐标美国的留学生朋友小A忽然一跃成了圈子里的螺蛳粉供应商,不仅一手撑起了好几个朋友的供粉问题,甚至为了吃到最正宗的螺蛳粉,她还买了食材在家自制卤鸡爪。

  让几家欢喜几家愁的的螺蛳粉这几个月就没从热搜上下来过,不久前上热搜是由于出口量暴增,据报道,今年仅仅1-4月螺蛳粉的出口额就达到了去年的两倍多。

  不过,海外市场究竟是谁在吃螺蛳粉呢?是思乡情切忍不住嘴馋的海外华人,还是经历了从嫌弃到真香的外国人呢?

  如果问一个海外留学生疫情期间吃最多的是什么,答案很可能是“螺蛳粉”,就算不排第一也能挤进前三,但这仅限于那些囤到了货的幸运儿。

  毕竟“昨天刚买的螺蛳粉,今天再看就断货了”是点开当地电商平台时会遭遇的常态。

  在海外,螺蛳粉有多紧俏?不仅超市常常补不上货,电商平台的详情页也说明了一切:就算运气好不缺货,每单也限购了,一人只能买5份。

  或许问问最敏锐的代购就会发现,这种抢手的速食食品已经迅速被他们承包,受到疫情影响,无法像往年一样去商场采购奢侈品的他们,已经转而在海外华人群体里做起了螺蛳粉生意。

  一位住在西班牙的博主算了下,加上额外添加的配菜,吃上一碗自己煮熟的螺蛳粉,大约需要人民币38元。

  这在欧洲已经算是便宜的了,有人表示自己所在的地区,单买一包速食螺蛳粉就需要支付5欧左右(约人民币40元)。

  而在日本留学的网友更惨,有的地方螺蛳粉需要花费1200日元(约人民币80元)才能买到。

  甚至还有澳洲的留学生开车横跨整个奥克兰往返60公里,就为了买到心心念念的螺蛳粉。

  而在疫情之前,留学生们也会大费周折从国内购买好再找物流托运出去,虽然千里迢迢,但这些周折也都被嗦粉的满足感抵消了。

  但尽管高价和运输麻烦都阻拦不了海外华人对螺蛳粉的追逐,邻居或室友的举报却可以。

  当代留学生群体的主要矛盾是日益增长的嗦粉需求和歪果仁舍友避之唯恐不及之间的矛盾。

  众所周知,螺蛳粉配料里的酸笋有着生化武器级别的臭味,连国人都未必能接受这股子酸臭味,何况外国人呢?怀疑煮屎,甚至藏尸,可怜的邻居可能都被脑洞逼疯了。

  以至于害怕被“一锅端”的留学生们想要端起碗用力嗦的时候,为求一个天时地利人和,只能躲在厕所吃、半夜偷偷去门外吃、冒着严寒跑到无人天台上吃……着实有些令人心疼。

  不过,尽管用餐环境“险恶”,还是有人不畏艰难开发出了螺蛳粉更高阶的吃法——那就是拉外国室友下水,大家一起下厨,一起嗦一起臭,还能收获双份快乐。

  最早在2017年,螺蛳粉就已经被检验检疫机构批准,开始向美国出口了。近几年,螺蛳粉在海外分布的线下门店主要分两种,自家经营的个体户和国内螺蛳粉品牌的海外布局。

  虽然留学生群体之间都在偷偷传“千万不要让外国室友闻到臭味”,但其实一些具备“探险”精神的国外美食博主也早早开始了螺蛳粉的测评。

  当然大部分外国朋友还是受不了这股味道,但耐不住他们有好奇心啊。受到美(chou)食(wei)感召的外国吃货,有的下单了速食螺蛳粉在家自己动手,有的亲自去店里一探究竟。

  尽管到如今螺蛳粉的外语翻译也没能得到统一,比如snail noodles、rice noodles in snail soup、luosi noodles之类的,爱好者对螺蛳粉的称呼也都是混着用的,但不妨碍他们沉迷于同一样食物并跑到网上兴奋地po出自己的快乐体验。

  他们的经历反复验证着一道美食届的真理:吃螺蛳粉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一旦中了嗦粉的毒,上头的感觉不分国界,从“生化武器”到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中间只隔着尝一口的距离。

  根据阿里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消费品牌发展报告》,某螺蛳粉品牌一年卖出近50万份,销往全球超100个国家和地区——而这仅仅是众多螺蛳粉品牌的其中之一。

  事实上,不仅仅是海外,疫情期间国内也掀起一股抢购螺蛳粉的热潮,还记得3月份有号称6000万人微博上呼喊“螺蛳粉自由”吗?

  事实上,大家对螺蛳粉的偏爱一部分和疫情带来的隔离状态、压力增加脱不开关系。

  研究表明,压力会增加人们对高糖、高碳水、高脂肪食物的渴望,以此来缓解负面情绪。别看螺蛳粉表面上只是一碗粉,其实包含的热量并不少。

  按照包装上的营养成分表计算,一包螺蛳粉的热量大约占据一个从事轻体力劳动的成年人一天摄入总能量的40-50%。

  在人们精神不振的时候,重口味的食物更容易刺激感官,增强食欲。对于疫情期间吃腻了家常菜又和外面的火锅麻小烧烤绝缘的人来说,烹饪步骤简单又满足在家就能有下馆子的感觉,螺蛳粉是当之无愧的首选。

  再加上螺蛳粉鲜、香、爽、辣的口味,囊括了酸笋、炸腐竹、花生米、木耳丝、酸豆角的丰富配菜,不仅打破了人们对速食食品配菜寡淡的刻板印象,相比方便面等同类产品还更容易造成“我不是在吃速食”的错觉。

  而且螺蛳粉卖相也不差。做好一份色香味俱全的螺蛳粉前后加起来也花不了15分钟,辣油一淋,手机一拍,参加朋友圈美食大赛不输别人厨房忙活两小时的成果。

  有了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夜里刷到朋友的螺蛳粉动态,谁能按捺住自己也想来一碗的心情呢?

  而在离家千里的留学生那里,这让人欲罢不能的香臭或许还是空气中一缕挥之不去的乡愁。

  不过,影响他们囤货的还有一个最为现实的原因,别看螺蛳粉现在动不动就断货和限购,在它火起来之前,对于选择并不多的海外华人来说,相比其他速食产品,螺蛳粉是最容易买到的。

  以美国为例,海关规定所有商业进口的食品和饮料产品都需要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前申报,如果产品包含肉、蛋、牛奶、家禽或其他动物来源的产品,则可能需要许可证、健康证明和/或其他来自原产国的指定证明。

  换句话说就是,带同为速食产品的红烧牛肉方便面进入美国,可能会比不含肉蛋奶的螺蛳粉麻烦得多。

  众所周知,一份标准配置的螺蛳粉里既没有螺蛳也没有肉,所有的“肉鲜味”都熬进了汤底。

  虽然之前受猪瘟疫情影响,多国暂停或限制进口猪肉及猪肉制品,用猪骨加螺蛳熬制汤底的螺蛳粉也或多或少受到限制,但如今用牛骨替代猪骨来熬制汤料的螺蛳粉也打破了这个限制。

  多亏了这个设定,让螺蛳粉在海外的进口相对简单和畅通,对消费者来说也就显得容易购买。买的人多了,商家自然也会据此上调进货数量,形成一个良性的增长循环。

  如今,很难说是海外的消费者捧红了当地的螺蛳粉,还是螺蛳粉培养出了他们的消费习惯。

  但不管如何,试想一下,国外一个孤独的深夜,悄悄煮上一包螺蛳粉,加上两个卤鸡爪,嗦上一口,瞬间胃和心灵都得到了安慰。

  这段时间,坐标美国的留学生朋友小A忽然一跃成了圈子里的螺蛳粉供应商,不仅一手撑起了好几个朋友的供粉问题,甚至为了吃到最正宗的螺蛳粉,她还买了食材在家自制卤鸡爪。

  让几家欢喜几家愁的的螺蛳粉这几个月就没从热搜上下来过,不久前上热搜是由于出口量暴增,据报道,今年仅仅1-4月螺蛳粉的出口额就达到了去年的两倍多。

  不过,海外市场究竟是谁在吃螺蛳粉呢?是思乡情切忍不住嘴馋的海外华人,还是经历了从嫌弃到真香的外国人呢?

  如果问一个海外留学生疫情期间吃最多的是什么,答案很可能是“螺蛳粉”,就算不排第一也能挤进前三,但这仅限于那些囤到了货的幸运儿。

  毕竟“昨天刚买的螺蛳粉,今天再看就断货了”是点开当地电商平台时会遭遇的常态。

  在海外,螺蛳粉有多紧俏?不仅超市常常补不上货,电商平台的详情页也说明了一切:就算运气好不缺货,每单也限购了,一人只能买5份。

  或许问问最敏锐的代购就会发现,这种抢手的速食食品已经迅速被他们承包,受到疫情影响,无法像往年一样去商场采购奢侈品的他们,已经转而在海外华人群体里做起了螺蛳粉生意。

  一位住在西班牙的博主算了下,加上额外添加的配菜,吃上一碗自己煮熟的螺蛳粉,大约需要人民币38元。

  这在欧洲已经算是便宜的了,有人表示自己所在的地区,单买一包速食螺蛳粉就需要支付5欧左右(约人民币40元)。

  而在日本留学的网友更惨,有的地方螺蛳粉需要花费1200日元(约人民币80元)才能买到。

  甚至还有澳洲的留学生开车横跨整个奥克兰往返60公里,就为了买到心心念念的螺蛳粉。

  而在疫情之前,留学生们也会大费周折从国内购买好再找物流托运出去,虽然千里迢迢,但这些周折也都被嗦粉的满足感抵消了。

  但尽管高价和运输麻烦都阻拦不了海外华人对螺蛳粉的追逐,邻居或室友的举报却可以。

  当代留学生群体的主要矛盾是日益增长的嗦粉需求和歪果仁舍友避之唯恐不及之间的矛盾。

  众所周知,螺蛳粉配料里的酸笋有着生化武器级别的臭味,连国人都未必能接受这股子酸臭味,何况外国人呢?怀疑煮屎,甚至藏尸,可怜的邻居可能都被脑洞逼疯了。

  以至于害怕被“一锅端”的留学生们想要端起碗用力嗦的时候,为求一个天时地利人和,只能躲在厕所吃、半夜偷偷去门外吃、冒着严寒跑到无人天台上吃……着实有些令人心疼。

  不过,尽管用餐环境“险恶”,还是有人不畏艰难开发出了螺蛳粉更高阶的吃法——那就是拉外国室友下水,大家一起下厨,一起嗦一起臭,还能收获双份快乐。

  最早在2017年,螺蛳粉就已经被检验检疫机构批准,开始向美国出口了。近几年,螺蛳粉在海外分布的线下门店主要分两种,自家经营的个体户和国内螺蛳粉品牌的海外布局。

  虽然留学生群体之间都在偷偷传“千万不要让外国室友闻到臭味”,但其实一些具备“探险”精神的国外美食博主也早早开始了螺蛳粉的测评。

  当然大部分外国朋友还是受不了这股味道,但耐不住他们有好奇心啊。受到美(chou)食(wei)感召的外国吃货,有的下单了速食螺蛳粉在家自己动手,有的亲自去店里一探究竟。

  尽管到如今螺蛳粉的外语翻译也没能得到统一,比如snail noodles、rice noodles in snail soup、luosi noodles之类的,爱好者对螺蛳粉的称呼也都是混着用的,但不妨碍他们沉迷于同一样食物并跑到网上兴奋地po出自己的快乐体验。

  他们的经历反复验证着一道美食届的真理:吃螺蛳粉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一旦中了嗦粉的毒,上头的感觉不分国界,从“生化武器”到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中间只隔着尝一口的距离。

  根据阿里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消费品牌发展报告》,某螺蛳粉品牌一年卖出近50万份,销往全球超100个国家和地区——而这仅仅是众多螺蛳粉品牌的其中之一。

  事实上,不仅仅是海外,疫情期间国内也掀起一股抢购螺蛳粉的热潮,还记得3月份有号称6000万人微博上呼喊“螺蛳粉自由”吗?

  事实上,大家对螺蛳粉的偏爱一部分和疫情带来的隔离状态、压力增加脱不开关系。

  研究表明,压力会增加人们对高糖、高碳水、高脂肪食物的渴望,以此来缓解负面情绪。别看螺蛳粉表面上只是一碗粉,其实包含的热量并不少。

  按照包装上的营养成分表计算,一包螺蛳粉的热量大约占据一个从事轻体力劳动的成年人一天摄入总能量的40-50%。

  在人们精神不振的时候,重口味的食物更容易刺激感官,增强食欲。对于疫情期间吃腻了家常菜又和外面的火锅麻小烧烤绝缘的人来说,烹饪步骤简单又满足在家就能有下馆子的感觉,螺蛳粉是当之无愧的首选。

  再加上螺蛳粉鲜、香、爽、辣的口味,囊括了酸笋、炸腐竹、花生米、木耳丝、酸豆角的丰富配菜,不仅打破了人们对速食食品配菜寡淡的刻板印象,相比方便面等同类产品还更容易造成“我不是在吃速食”的错觉。

  而且螺蛳粉卖相也不差。做好一份色香味俱全的螺蛳粉前后加起来也花不了15分钟,辣油一淋,手机一拍,参加朋友圈美食大赛不输别人厨房忙活两小时的成果。

  有了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夜里刷到朋友的螺蛳粉动态,谁能按捺住自己也想来一碗的心情呢?

  而在离家千里的留学生那里,这让人欲罢不能的香臭或许还是空气中一缕挥之不去的乡愁。

  不过,影响他们囤货的还有一个最为现实的原因,别看螺蛳粉现在动不动就断货和限购,在它火起来之前,对于选择并不多的海外华人来说,相比其他速食产品,螺蛳粉是最容易买到的。

  以美国为例,海关规定所有商业进口的食品和饮料产品都需要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前申报,如果产品包含肉、蛋、牛奶、家禽或其他动物来源的产品,则可能需要许可证、健康证明和/或其他来自原产国的指定证明。

  换句话说就是,带同为速食产品的红烧牛肉方便面进入美国,可能会比不含肉蛋奶的螺蛳粉麻烦得多。

  众所周知,一份标准配置的螺蛳粉里既没有螺蛳也没有肉,所有的“肉鲜味”都熬进了汤底。

  虽然之前受猪瘟疫情影响,多国暂停或限制进口猪肉及猪肉制品,用猪骨加螺蛳熬制汤底的螺蛳粉也或多或少受到限制,但如今用牛骨替代猪骨来熬制汤料的螺蛳粉也打破了这个限制。

  多亏了这个设定,让螺蛳粉在海外的进口相对简单和畅通,对消费者来说也就显得容易购买。买的人多了,商家自然也会据此上调进货数量,形成一个良性的增长循环。

  如今,很难说是海外的消费者捧红了当地的螺蛳粉,还是螺蛳粉培养出了他们的消费习惯。

  但不管如何,试想一下,国外一个孤独的深夜,悄悄煮上一包螺蛳粉,加上两个卤鸡爪,嗦上一口,瞬间胃和心灵都得到了安慰。

 

Copyright © 2018 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123鲁ICP备18003067号

地址:山东省招远市金岭镇寨里村 | XML地图

新闻中心

扫描二维码

联系我们

首页

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公司地址:山东省招远市金岭镇寨里村
国内贸易:400-189-9988   
国际贸易:0535-8938217 0535-8938218
邮      箱:INFO@shuangtafood.com
网      址:https://www.gykyyk.com.cn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