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189-9988

欢迎访问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官网!

bb-1
产品名称

罗振宇:我和Papi酱的差距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2-06-19 19:08:10 来源:ladbrokes推荐 作者:ladbrokes指数
所属分类
时间
2022-06-19
来源
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没有此类产品
产品描述

  重磅!据创业家杂志社长牛文文刚在朋友圈爆料,罗振宇已经联合徐小平等投资1200万人民币给Papi酱,估值3个亿。

  罗振宇:我花了3年多,粉丝到600万,papi酱花了4个月粉丝1000w,我每天甩脑浆,讲哲理故事。你每天网上刨几个段子的掰几句。我们团队上百人,一年收入2亿多,现在估值13亿。你一个人,还啥也没开始卖,估值3个亿。你叫叔叔怎么能好好睡得着?

  罗胖子经过3年时间历练,随时时间不单单是一个纯靠才华出名的网红。顺利实现变现之路,并且这条路还被他越走越通,越走越顺。免费视频到粉丝包养,从粉丝包养到实现融资。从凭一张嘴巴,到实现内容价值输出。成功成为IP,实现转化自循环。

  Papi酱在短短4个月内积累1000w粉丝。不过她的转化闭环还没有打造出来。处于罗胖实现粉丝包养前的阶段。罗胖属于被粉丝包养自己,papi属于站在时代风口上顺利被投资人包养。

  罗胖已经过了最大公约数选题为主的阶段,尽可以发挥其他主题的特长和个人团队特长。然papi酱还没到这个阶段。

  先来看看罗辑思维的粉丝结构。罗辑思维是圈层式结构。以罗胖子为中心,公司为支撑提供内容和各种转化支持,然后是6.6w付费会员,再外圈时罗辑思维店铺的顾客,最外圈是视频和微信公众号的观众和粉丝660万。

  罗胖,咱们罗友有力量,爱智求真bigger高,咱们手艺人俺们有技能,咱们不依赖大企业,U盘化生存,咱们牛啊。罗粉大部分什么人?企业家自己有创业想法的打工者,也许一辈子不会卖出这一步,不妨碍精神上追求一下高度。知识上的优越性可以有。人群入口切分小,拓展性强。

  papi酱,把这个世界完美的我们和其他的贱人。划分我讨厌的和我喜欢的,既然吐槽的是我讨厌的,我来代表观众吐槽,papi酱和粉丝是一个列队的。当然被吐槽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问题,但是别人这样做自己也要吐槽。所以不管自己是不是贱人,都会站在papi酱一侧。

  就像我们在描述恶婆婆欺负小媳妇的时候,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是恶婆婆,当然恶婆婆自己是不会承认自己是恶婆婆的,恶婆婆还会觉得很委屈嗯。

  罗胖每天甩脑浆,早上死磕60秒,每周视频40~50分钟,过年还要举行跨年演讲。兢兢业业日拱一卒,常年的积累和背后策划运营团队的支持。罗胖子属于男性的,针对一个话题多角度深入思考分析,给你一个方向解决方案。

  Papi属于娱乐型,每个视频长短不一,最长不过十几分钟。主要进行抱怨式吐槽,进行情绪发泄。不提供解决方案,只是描述情况引起共鸣。Papi酱是女性式聊天的式样。

  火爆程度和变现能力并不成正比,虽然凤姐知名度远超罗胖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但是在变现能力和远期价值上差距不是一二个级别。

  上图仅说明火爆程度和变现能力不成正比。和实际情况有偏差。颜值不够才华来凑。

  网红不仅仅是才华和颜值的较量,更是环境/战略/系统的统一协作。就像罗胖子说的这是一个内容的时代,是一个扁平的时代,是一个个人可以用一点特长走红的时代。这个是一个属于网红的时代。罗胖和Papi酱都要联手了,你还在等什么?

  编者按:网红和明星的概念越来越模糊,未来人气巨大的网红就是大明星;不是网红就不是真明星。就像互联网改变传统行业一样,如果明星不拥抱网红经济,就会被颠覆。本文作者罗超(微信:luochaotmt),欢迎讨论交流。

  Papi酱、Skm破音,这些名字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网络上,与他们一起壮大的还有 “网红” 这个概念。不过,“网红” 当下并未受到广泛的认可,Papi酱本人对这个词 “嗤之以鼻”,她在豆瓣广播里强调,“好讨厌别人叫我‘网红’ 啊,我又没开淘宝店!!!”。Papi酱是不是网红?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跟她一起在美拍崛起的Skm破音对此则更坦然,这位已经拥有120万粉丝的主播,在接受采访时说 “前一段时间还老说不是网红,现在大家都说,那是就是,没有什么。”

  网红们对 “网红” 概念的纠结,与自媒体兴起时的状况十分类似。2013年某家互联网巨头举办一个活动,在几十名被邀请者中,只有我和另外一位朋友是 “自媒体”,一位传统媒体人当时说 “别叫我自媒体,你全家才是自媒体”。事实上,2013年-2014年期间,人们对于自媒体概念都不置可否,直到2015年,行业终于认可了自媒体,微博、搜狐、百家、美拍等平台都接受了这一概念。在笔者看来,“网红” 这个概念,很快就会成为跟明星一样普及的概念,网红不再被忌惮称之为 “网红”,更关键的是,未来不是网红的明星,不能算真明星了。

  之所以Papi酱不愿意接受 “网红” 这个称谓,原因在于现在 “网红” 这个词被一些人误解了,事实上,在Papi酱、Skm破音出现之前,我印象中的网红就是拥有淘宝店、长着锥子脸、嫁给富二代的网络红人。她们有着类似的外貌,韩国包装、美图磨皮、浓妆艳抹,她们有着相似的拍照姿势,她们有着相似的日常……春节期间一个段子就体现了人们对网红的满满恶意:“朋友圈里的网红呢。怎么不发每天下午茶副驾购物Diva Myst鸡汤呢?是不是农村没网了?哈哈哈哈哈!”

  现在是时候给 “网红” 正名了。Papi酱、Skm破音等新一代网红的出现,正在重新定义网红。我个人认为,网红就是指在网络上拥有人气的明星,人气多就是大网红,人气少就是小网红。

  网红不仅限于蘑菇街等平台的美妆达人、街拍达人,不仅限于美拍等平台的短视频达人。拥有忠实粉丝的 “自媒体” 例如三表龙门阵、小道消息、石榴婆,是网红;具有鲜明人格特征的微博大V是网红,例如任志强,不过企业蓝V例如小米官V就不算是网红;善用移动互联网的传统明星就是网红,例如薛之谦就自嘲是网红,是段子狗,很积极的与粉丝进行互动。

  传统明星靠电视媒体为代表的传统媒体包装,网红则是生长于移动互联网的物种。移动互联网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传统媒体,其造星能力正在体现出来,与电视媒体 “中心化” 的造星方式最大不同,网红的制造是去中心化的,不需要星探发现,不需要经纪公司,不需要专业包装,通过美拍这类达人平台,每个人都有机会收获粉丝,成为网红,因此在绝对数量来看,网红群体将大幅超过明星群体,美拍超过百万粉丝的网红已经数十人,微博和微信的大V更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过去的明星,都会刻意保持着距离感和神秘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明星是遥不可及的。他们的成长经历被刻意渲染包装,他们的生活点滴需狗仔队冒着风险去偷拍,他们的最新动态必须要靠报刊、电视这些有限的渠道发布;他们的真容必须去万人共享的演唱会才能远观。如果有人在地铁看到了一个摇滚明星,铁定会说,哟,这个明星过气了——明星是不会坐地铁的。

  这是娱乐产业不成熟的体现,或许与国内地粉丝太多有关系。在日本、香港等地,在大街上见到明星再正常不过,这些地方,明星只是一个职业。

  明星越来越多:你朋友眼里的明星,你可能根本没听说过。明星网红化,类似于美拍这样的造星平台越来越多之后,现在已是网红即明星,明星即网红的新娱乐时代。明星数量正在爆发式增长,粉丝被瓜分到一个个部落。这生动反映了长尾理论:“我们的经济和文化正在从为数较少的主流产品和市场向数量众多的狭窄市场转移。” 注意力被稀释了,四大天王这类家喻户晓、老少通吃的明星不会再出现了。你有你的明星、我有我的明星,才是主流。

  明星更接地气:移动互联网时代,如果明星选择与粉丝保持距离,结果就是被边缘化,你不care粉丝,你要跟粉丝保持距离,不好意思,粉丝很快就会遗忘你。范冰冰热情地在微博分享她的大黑牛,Skm破音成天晒他的大金毛,这些行为从结果上是一样的:更亲切更接地气,他们也要吃喝拉撒,也有油盐酱醋,他们不过是凡人。

  明星走向大众:你朋友圈就有一个网红?不要觉得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这是一个人人都有机会成为网红的时代。明星不再遥不可及、深居简出,人们可以在真人秀见到胡军,可以在地铁碰到窦唯,可以在耳机发布会看到汪峰…明星正在走向大众,他们不过是芸芸众生的一员。网红更是大量渗透到人民群众中去,在饭店、在商场、在地铁见到网红,千万不要大惊小怪。前几日看到有鹿晗在火车站被粉丝围得水泄不通不得不换乘到下一个站,不好意思,这是上古时代的追星方式,很快就会消失。

  过去,明星和网红是两个对立群体,许多明星对于 “网红” 是不屑的,事实上,还有一些明星甚至连移动互联网都无法接受。随着明星经济的悄然变化,新一轮话语权正在更迭:网红正在悄然取代明星的地位。接地气,大众化,善用移动互联网,均是网红的优势,卖力的表演,真诚的互动,粉丝都心服口服。

  以在美拍快速崛起的Skm破音为例,其标签是高颜值男歌手,与一般的歌手不同,破破的美拍内容新颖不说,其特别注重和粉丝的互动:唱每一支歌都会和粉丝聊天,开轻松幽默的玩笑,在他唱歌时,其粉丝还会通过弹幕手打歌词,形成一种全新的互动方式。传统明星太装,放不下身段,给了网红们趁虚而入的机会——当然,可称之为借助于移动互联网弯道倒车,互联网正在颠覆各行各业,明星亦不能置身事外。

  明星网红越来越多无异于一场 “供给侧” 改革,粉丝越来越稀缺,明星网红必须努力去争夺粉丝。在电视台假唱的明星,市场只会越来越小,明星们都必须接受要去做网红的事实,你在网络没人气,你就没有人气。网红和明星的概念越来越模糊,未来人气巨大的网红就是大明星;不是网红就不是真明星。就像互联网改变传统行业一样,如果明星不拥抱网红经济,就会被颠覆。

  明星有着让人艳羡的生活,一夜成名,财务自由,极尽奢华,不在话下。但明星的钱来自哪里?大概分为两部分,唱片、演唱会、电影票这类直接让粉丝给钱的商业模式,商业品牌邀请代言这类后向收入模式。从 “我们还欠星爷一张电影票” 可知,过去明星主要收入还是靠后者,即代言。

  WWD最新报道指出,知名度高的博主们,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收入保持在100万到300万美元之间,他们成为品牌们的新宠儿。网红与品牌的合作很多样:在Instagram上传一张使用了品牌衣服、鞋子、包袋的照片,就有5000-25000美元的酬劳——这是半年前价格的五倍;220万Instagram粉丝的Kristina Bazan,去年10月 和欧莱雅签订了7位数的合约,几乎打破行业纪录……

  上述故事正在中国上演。石榴婆报告等时尚博主,正在帮助越来越多品牌进行营销,据说一个微信广告就值几十万,WeMedia为代表的自媒体联盟事实上功能与DBA并无二致,中国甚至还有帮助品牌在自媒体大V中进行自动化广告投放的 “微播易” 平台。随着美拍等网红造星平台的崛起,未来还会有更多商业化的案例和模式出现。

  成长于移动互联网的新一代网红明星,正在瓜分品牌商的营销预算。对于传统明星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正在 “网红化” 的传统明星并不会受此影响,反而是好消息:范冰冰发一条使用某品牌太阳镜的微博,抵得上许多数网红一年的收入,商业本质没变,只是换了地方而已。这再一次说明,不会做网红的明星,不是真明星。

  最近很多人都在提网红,具备媒体属性、资本属性、资源属性等各种属性的参与者都涌进来了,试图分羹。但如果只把网红看作新一轮的流量红利,这对网红是不负责任的,对粉丝也是。

  这是一个娱乐消费时代,文化内容产业在经过信息载体的变更、受众喜好的变更、以及各方参与整合后重塑,变成了一个更为广泛的承载了连接内容相关全链条的产业。

  我认为,网红属于文化内容产业的一个维度,因为网红本身也是寄生在平台,作为节点,为受众提供内容,从而构成了所谓的影响力经济。近来,狭义的网红概念被用来指代可电商化的达人。我希望能用一篇文章,把达人、网红、自媒体都包含其中,以泛网红的概念来梳理整个行业。

  作家型、碎片化文字创作型、搬运型、自拍型、摄影(包含coser)、PS创作、漫画、音频、GIF、短视频、视频、直播等。

  以前的论坛不能孕育网红,因为没有去中心,但培育了大环境。博客是雏形,随着微博爆发,信息节点化,中国的网红开始成长,微博至今仍然是最重要的平台之一。而平台的红利期很重要,决定了成本及可为空间。

  知乎、豆瓣、斗鱼、YY、映客、花椒、熊猫、秒拍、美拍、GIF快手、陌陌直播、蜻蜓、荔枝、喜马拉雅、QQ公众号(内测)等。

  优酷、腾讯、乐视;B站、A站、布卡快看、今日头条、天天快报、ONE·一个等。它们也呈现节点化,并提供个性化关注,但对网红维度来讲推荐位仍占主导。

  1)打发无聊、提供价值下的内容消费,满足网民对有趣、有用、有利(抽奖最常见)或激发共鸣为纬度的信息获取;

  鼓山做段子手经纪,而段子手就属于内容型KOL,即用网民喜闻乐见的方式传递事件或情绪共鸣,早期通过微博平台获得粉丝积累成为网红。那泛网红是什么呢?

  泛指的网红就是:一个内容创作、创造性人才,在各大社交平台提供的机会下,通过不同创作形式找到了网民契合点,从而获得原始粉丝的积累。在将自身节点化之后,又通过持续不断的坚持及内容升级,获得粉丝量增加及粘性深化。在此基础之下根据各大平台的特性做粉丝迁移及扩展,从而塑造出了他的整合价值及影响力,成为网红。火不火,运和势也很重要。

  很多人单纯看到了网红的电商可能、打压其他形式,这本身是因为从内容节点的粉丝经济,到电商的整个链条最为闭环。网红本身的商业化持久性,其实要看他如何为粉丝提供更多的价值,而不是单纯的价值赚取。

  在上文的网红分类里,所有类型的网红都可以广告化。其中内容型最易广告化,因为流量及人格化属性的作用。

  直播型及内容型的个别分类最易被打赏,因为长久的关系留存及平台提供了较好的变现模式。网生作家型及部分内容型是最易形象及版权化运作的,因为有作品沉淀。颜值型、直播型、名人型最易电商化。

  当然名人型更多是包装化后拥有了更好的行业参与身份。内容型所具备的延展性,支撑了他们在某个细分的垂直方向做内容驱动创业,这就是真正的创业转化了。而网红名人化后的职场化,只是描述一种趋势,市场蛮多人因此获利。

  综上,一个网红商业变现能力的延展性,取决于其在几类网红分类中的交叠性;不同网红分类中的交叠性,构成了其在网红属性的分类中的交叠性。这两点综合决定了其在商业变现可能性中的交叠性。

  @papi酱,@三表龙门阵:内容+视频+颜值(颜值更多指曝光),流量+人格化;

  @自黑狂魔唐大夫,内容+网生作家+未来直播+颜值,人格化+作品沉淀+流量。

  很多网红的构成都是内容+流量单维度的(非原创类最甚),但本身是否全交叠不完全决定了他的价值,任一叠加维度下的影响力最大化反而更为重要。

  借此想表达我的一个观点:所有行业优秀的人都在网红化。当网红完全成为描述词汇的时候,未来三五年,网红即明星、明星即网红。薛之谦即是个好例子。

  节目、影视剧等对明星来讲就是提供了曝光及构成影响力的机会,明星是最具人格化的个体,社交网络形象、事件、品牌合作综合塑造着他的人格化。只不过,明星也是从顶级到三十级都有,网红也一样,这个在国外很成熟。

  很多普通人的影响力不足以构成网红,但他在社交网络的存在方式,会塑造他看世界的方式、圈子及网络人格,从而对他生活、工作产生机会式的影响。这整个都是一个重塑的过程。

  一个网红商业变现本身玩法的可能性,更多取决于他所能提供的市场价值,而商业化是否是在为粉丝提供更多价值,决定了他的持续能力。全链条参与进来重构了玩法,网红个人以怎样的形态参与进去也很重要。

  太多人都想在这个大领域里分杯羹,不一定乐观,但好的一面是,整个链条都会进来参与者把它做全。大家也终归发现这个时代不是所有创业都需要以App为载体了。

  3)衍生全链条:电商相关链条,版权相关联的泛娱乐链条(动漫,游戏,影视等等)、旅游链条等所有内容与终端结合的链条;

  除了个人网红纵向创业,很多泛网红内容创业,是团队化找到了内容到终端的变现实现方式,参与进来以泛网红为节点做创业。当然,也有很多是因为个人具备强人格影响力,然后团队化来服务他个人的自品牌。罗辑思维就是两类的叠加。无论如何,内容都是核心。

  而鼓山文化就是比较明显的经纪服务型,2013年以内容型网红经纪起家,做文化传播公司,建立起了团队为客户服务的强商业执行力及客户关系,这构成了经纪服务的重要环节。

  新榜本身也是一种以服务切入行业链条的方式,陈中、李岩的wemedia是网红内容创业+经纪服务链条。其他不详细拆解。

  而其他链条本身可能就是闭环的更大的行业,只不过现在开了开口与内容、泛网红产生了关联性,正是这些整合构成了整个产业。

  关于投资价值,这里不拆开来说了,不是所有好的网红形态,都是有资本投资价值的,让许许多多的网红各自好的生存吧,他们可能需要被服务,但不见得都需要资本。

上一篇:谢娜粉丝近1亿被指买粉两件小事不像会买粉的人 下一篇:广州粉丝质量较稳定 12种粉丝可以放心食用

Copyright © 2018 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123鲁ICP备18003067号

地址:山东省招远市金岭镇寨里村 | XML地图

新闻中心

扫描二维码

联系我们

首页

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公司地址:山东省招远市金岭镇寨里村
国内贸易:400-189-9988   
国际贸易:0535-8938217 0535-8938218
邮      箱:INFO@shuangtafood.com
网      址:https://www.gykyyk.com.cn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